梅山予闲鹤

其实我是个文手。

【今天的王九龙后悔了吗】1

德云宠物设定

大楠视角

让你们体会一下大楠的快乐

自己选的,跪着也要养完
看完了可以给我一点点奖励嘛

【龄龙龄】纪念日

【婚后周年纪念】

【撒糖撒的欢快】

【开头确定感情基调】

【七!夕!快!乐!】

龄龙 龙龄无差

ooc我的

可怜兮兮请求评论

王九龙说:“张九龄,今晚月光好美。”

张九龄抬头看看,回答:“是的。”

【你说今晚的月光那么美。】

【我说是的。】

张九龄偏头去看王九龙。

男孩子长得俊俏,一双眸子蕴了方圆百里的桃花陈酿,好看极了。他是垂着眸的,不知道在包里翻着什么,神色认真。唇瓣微微张着,轻轻地蹙着眉。

张九龄凑过去看王九龙翻包,男孩子却不,躲躲藏藏地不叫他看。可眉眼还带着笑,一瞧就知道是在跟他闹着玩儿,对这项活动乐在其中。

大概是王九龙不想惹急他,张九龄轻轻一拽,男孩子就把手放开,任由小师哥乐颠颠儿地在包里翻找,翻了半天却什么都没找到,泄了气的小师哥把包往王九龙怀里一扔拿起遥控器换了个台:“没意思。”

“什么叫没意思啊。”王九龙成心不叫张九龄好好看个电视,扑过去咬张九龄的唇,俩人在沙发上闹成一团,张九龄拼了老命不让王九龙碰自己头发,王九龙拼了老命去够张九龄的头发。

身高到底是有用的玩意儿,张九龄没一会儿就被王九龙圈在怀里抱了个紧实,王九龙气喘吁吁地放狠话:“怎么样黑儿子,爸爸厉不厉害,嗯?”

张九龄气不过也挣不脱,只得在口头上呈呈威风:“孙贼你可够厉害的。”

“多谢爷爷夸奖。”

张九龄十分震惊地看着今天突然转性了的大白儿子。

安静下来的男孩子脸上带着桃红,唇色是粉嫩的亮色,眉梢眼角,都带着一股子秀气,勾人得像是下了凡的小白狐仙。张九龄一时看得痴迷,耳根发红心跳加快,最后一抹赤红覆在脸上,愈发显得年幼。

在王九龙看来,他师哥这时候才是最好看的时候。

眼睛湿漉漉的,下垂的眼角带着羞人的赤红,嘴唇是漂亮的红色,看了就像让人咬一口,肉肉的小脸儿,谁不想揉两把啊。

像是……哪种小动物。

王九龙敛了神色拿过包来从夹层里掏出一个小盒子。

他极其认真地把小盒子打开,张九龄探头去看,里边儿躺着一枚男式戒指。形式简单,没有复杂繁重的花纹,也没有嵌在上边几十克拉的钻石,单单纯纯一个戒指,边缘光滑,透亮清澈,有点像……他的男孩子这个人。

这个,干干净净纯纯粹粹,没有花招假把式,单纯认定了你,就能把一颗心全部掏出来,全为了你好的这个人。

所以呀,就这样。

张九龄看着王九龙笑了,把戒指拿起来戴在手上正正好好,又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小盒子,拿给他的男孩子:“打开看看。”

王九龙打开,赤红色的礼品盒中,同款的戒指,静静地躺在软垫上。

男孩子刚刚抬起头,就对上小师哥认真的目光。

“纪念日啦,王九龙。”

男孩子愣了愣笑了:“是啊,张九龄。”

张九龄又说:“今晚月亮很好啊,王九龙。”

王九龙还笑:

“是啊,张九龄。”